兩根吸管、一杯飲料

 

「不對!這題還是錯的。」

伸太郎敲敲桌子,對於題目的答案感到欽佩,無奈地搖搖頭。他將手上的習題丟回給文乃。

「耶?」

看著被推回來的習題,文乃困惑地抓著頭,握著立可帶的手塗塗又改改,不明白自己的算式哪裡寫錯。明明已經照著課本上的公式,但卻仍然是不是正確的答案,腦袋嚴重當機,文乃無助的抬頭向眼前智商168的人求救。

「唉……真是服了你。」

深深地嘆口氣,伸太郎將文乃的習題拿過來,從自己的筆袋中取出原子筆,在那滿江紅的頁面寫下解題方法,沙沙的寫字聲籠罩著只有兩人的教室。

文乃雙手撐著臉頰,一臉好奇看著對面的伸太郎,平時都沒看過他讀書的模樣,認真寫字的樣子還是第一次看見。他皺著眉頭的側臉和轉動筆的右手,新奇又陌生。

「真難得。」

「蛤?」

停下手上的筆,伸太郎和剛剛一直注視自己的視線對上。風從窗邊沒關好的縫隙悄悄探入,連同外面的櫻花花瓣,飄動著文乃烏黑的長髮。

她偏著頭微微一笑。

「伸太郎居然也會思考呢!」

「你這什麼欠揍的態度,我也是人好嗎?成績好不代表不思考,答案就會自己跑出來嗎?」

「不是嗎?」

伸太郎翻了個白眼,不理會對面的某人,低頭繼續寫著被打斷的題目。憑著自己的腦袋,這種程度其實不需要花自己多少時間,只是為了文乃可憐的理解能力著想,伸太郎默默地寫下自創的速解法,也將其他必須注意的筆記一同記錄在習題上,等全部完工後在推回去給她。

「這是?」

文乃看著密密麻麻的數字,感到自己一陣頭暈,馬上蓋住本子逃避,趴在桌上不願去面對。見到這種狀況,伸太郎有些看不下去,伸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。

「痛!」

摸著自己紅腫的額頭,文乃氣鼓鼓地嘟起臉頰,向剛剛出手的元兇抗議。

「你幹麻突然打我?這很痛耶!」

「就是痛才彈你額頭,我辛苦寫的筆記,你那什麼鴕鳥逃避態度?」

「嗚……數學這東東,不會啊……」

文乃心虛地把眼神移開,聲音也不像剛剛理直氣壯,氣勢整個衰弱下來。剛剛炸毛的老虎瞬間變成縮在角落的小貓,看在伸太郎眼裡還真是好笑。牆上的時鐘顯示十二點三十二分,不知不覺讀書時間也度過整個早晨,以文乃的能耐算不錯了。

站起身子走到文乃的身邊,伸太郎揉揉她的頭髮。

「走吧!先去吃飯。」

 

走進學校附近的速食店,伸太郎將點餐的工作全丟給文乃之後,逕自選了餐廳不顯眼的角落坐下。

「真是的,都不來幫我拿餐點。」

「總要有人佔位嘛!」

「歪理。」

文乃將餐盤上屬於他的餐點拿出來,自己則拉開對面椅子坐下。相較於伸太郎的雞排堡加上可樂,文乃點了份沙拉跟檸檬紅茶。

吃那樣會飽嗎?不懂女生的生理需求。

伸太郎拿起自己點得可樂,將上頭的杯蓋拿掉,他大口大口喝起來。沁涼感瞬間從喉嚨往下衝,二氧化碳所造成的汽泡填滿肚子,伸太郎滿足的打了個飽嗝,剛剛走路所感受到的炎熱消失,取而代之是貫穿全身的冰涼,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天堂一般。

但這一連串的行為,看在文乃的眼裡,簡直是位老頭。

「幹嘛一直瞪著我?」

放下可樂罐子,伸太郎對於文乃詭異的眼光感到不解。

「伸太郎現在的行為,就像是剛泡完澡再喝牛奶的老頭。」

「……」

他錯了,不該隨便問。

文乃有時腹黑的話語是很可怕的。

「每次來這裡用餐,你一定會點可樂呢!」

「可樂是飲料之王,當然要喝。」

「是是是。」

文乃一邊敷衍回答伸太郎,一邊將吸管插入飲料杯內,小口的啜飲。對於這種文藝的喝法,伸太郎銘謝不敬。飲料就是要大口地灌下,才能體會那美妙的感覺,尤其可樂更是讓人沉迷,這就是文乃不懂可樂的強大之處。

伸太郎剝開漢堡的外層包裝,決定好好來填飽自己的肚子,邊吃的同時他環顧四周。雖然現在是午餐時間,但店內的客人並沒有很多,放眼望去的客戶群幾乎都是學生,而且多偏向一男一女。

就如同坐在這裡的他們。

這感覺就像是……

「今天好多情侶來吃喔!」

伸太郎受到驚嚇,迅速管過頭看語出驚人的文乃。但很顯然她並不知道自己所說的話,代表著什麼雙關意思。對於伸太郎過度的反應,文乃表示困惑,不懂他為何會瞪大眼睛看她。

「先說好我們不是,你跟我只是普通關係。」

「什麼普通關係?伸太郎你好奇怪喔!」

「沒是!當我沒說!」

伸太郎乾笑幾聲,低頭吃漢堡努力無視文乃,但那偏紅的耳根,還是透露出某人的害羞和尷尬。

微妙的氣氛在兩人間蔓延,本就不多話的伸太郎狼吞虎嚥,試圖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。文乃不時將眼光飄向他,拿在手上的叉子無意識戳著生菜,桌上的薯條已無人理會,也從香脆可口變成出油黏膩。

對於這種氛圍所冒出的心思,他們都感到陌生和困惑,不懂如何處理的兩人,都選擇低頭逃避,同樣的心不在焉、同樣的不知所措。

 

「我去廁所一下。」

伸太郎對於沉默的狀態無法處理,選擇起身前往洗手間。他看著鏡中的自己,尷尬的緋紅慢慢從耳根消失。

「蠢爆了,我到底在幹嘛?」

拍拍自己的臉頰,他試圖將混亂的情緒拋到腦後,卻悲劇發現思緒越來越打結,自暴自棄將冷水往自己臉上潑灑。伸太郎用制服袖管擦乾串珠的水滴,接著離開短暫的逃避所。

等回到原本的座位,他發現一件不太秒的事情。

「你在做什麼?」

伸太郎緊盯著文乃手上的,非常眼熟的東西。

那應該是他的手機來者。

「嗯?在破解你的手機鎖阿!奇怪,居然不是你的生日。」

文乃若無其事回答他,沒有感到半點不好意思,也沒有停下滑動的手指。

「還敢當事人面前繼續使用?拿來!」

「哇!走開啦!讓我試試又無訪,除非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」

文乃將手機拿高不讓他碰到,在兩人爭奪嬉鬧間,伸太郎的手碰到桌上的飲料罐,深褐色的液體灑了出來,沿著桌角滴落在地面上,杯子躺在地上滾動。

「我的可樂啊!!」

伸太郎含淚看著自己的精神補品流失,瞬間從天堂墮落至地獄,文乃含帶歉意的眼神望向他,但已經挽回不了可樂被灑在地上的事情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

「什麼都別說了,讓我一人為可樂默哀。」

搖搖晃晃坐回椅子上,伸太郎眼神呈現呆滯狀態,可能在其他人的眼中,就一杯飲料何必如此難過?可是對於某種視可樂為糧食的人,並沒有很大的影響了。

「有那麼誇張嗎?」

「你不懂看不到希望的感覺。」

看著快口吐白沫的伸太郎,文乃無言地傻眼了。她看了看自己的飲料杯,再看看對面的伸太郎,兩人之間的桌面上躺著一跟多餘的吸管。那本來是要給伸太郎用,但他直接豪邁拿掉杯蓋喝,所以根本用不到。

看來現在派上用場了。

 

「拿去。」

「嗯?」

文乃將手上的飲料杯推給伸太郎,上頭插著兩根吸管。

「賠罪,因為我剛剛害你打翻可樂。」

「你為何不直接買一杯給我?這樣不是比較有誠意。」

「可是我沒錢了。」

「……」兩人乾瞪眼。

伸太郎認命伸手接過杯子,有飲料總比沒有好。

他彆扭吸一口,清甜的檸檬味混著爽口的紅茶,溫和口感不像自己所愛的可樂刺激,雖然是非常陌生的味道,但他完全不排斥,不知不覺中伸太郎將半杯喝完了。

「怎樣?偶爾換一下飲料也不錯吧?」

文乃一臉驕傲的表情看著他,雖然不想承認,可是她說中事實。

「吵死了,閉嘴。」

「啊!我的飲料耶!也留一點給我。」

不是說賠罪嗎?還好意思跟他要,心裡這樣想時,行為卻出賣自己,伸太郎將飲料推回給文乃,兩人就這樣互相喝著檸檬紅茶,用兩根吸管喝完一杯飲料。

「下次跟我一起點檸檬紅茶吧?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咦?今天不是喝得很開心嗎?」

「你管我,趕快回去做數學習題!」

看著文乃生氣地跺腳,伸太郎聳聳肩轉身先離開,讓她在後面追趕著。

至於為何喜歡今天的檸檬紅茶呢?

那是因為跟你一起喝著同一杯。

這個理由打死伸太郎都不會說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迷藍Milan 的頭像
迷藍Milan

~虛幻中的悠藍~

迷藍Mil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